王路某

爱蓝绿爱凯源~~

I'm more than innocent

        我从来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白来的东西,所以我从不对别人过多的苛求,包括我的父母,即使我本因得到他们更多的关爱。十岁的那个冬天,我掉进了湖里,等人们救起我的时候我已经没气儿了,后来也许是我的命不好,居然还有一丝气息被人察觉,费了大力救醒了我。然而此后的我也已经成为了废人,冬天的水

太冷,再加上我掉下去的时间太长,所以我的腿再也不能行走或站立了,只能躺在床上或者靠轮椅行动。家人为我的遭遇惋惜了一阵子也就过去了,很快弟弟和妹妹就获得了父母的全部注意,而我就交给了老管家照料,或许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总会刺痛他们为人父母的神经,所以渐渐的,我们见面的时间也变少了,我一个人便无所事事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透过窗户我看见老管家领着一队女仆穿过院子来到后厅,晚饭时间到了,楼下响起说话声,一会儿就传来安安静静的杯瓷碰撞的声音。我能听见管家踩在长毛地毯上的声音,嗯,今天的脚步有些重,想必在楼下遇到了让他心情不好的事。老管家敲门之后就像以往那样放下了我的吃食,边讨论起天气边小心翼翼的避免我对好天气的向往及自己不能外出的悲剧,真是辛苦他了。说实话,我的父母和弟妹都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老管家在家多年,忍受全家的挑剔,当然还要照顾我这个残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我总是避免回忆过去,那些日子里的我和现在的我是两个人,没有比面对愚蠢的自己更让人恼怒的事了!我当然不会每天昏睡,事实上,我是家里醒的最早睡的最迟人。我在清洁女仆的打扫中醒来,在老管家检查完门窗之后入睡,家里的人从来都以为我迟迟醒来,早早入睡。他们不会想到,我每天能够知道他们努力掩藏的秘密,虽然躺在床上,但我可以跟随那些声音的脚步,以它们为食。

        今天是周天,天气晴朗,我让女仆推着我来到家门口不远处的湖边,就是我掉进去的那个湖。大家都不理解为什么我还会想去这个湖,或者说还敢,瞧,人们总是不愿意面对痛苦,我说为了寻找记忆,是的,我假装失忆,从湖里上来后,不仅我的腿,我让我的记忆也丢了,这是我以后更好的活着的唯一方法。而我的父母则一步也不愿靠近这个湖,多少让人觉得他们在为自己的过失忏悔…周天学校休息,弟弟和妹妹在不远处的草坪上玩耍,十多岁的小孩子就是讨厌,他们总意味自己很厉害,同时觉得别人很愚蠢,还特别自私,不一会儿,妹妹就嚎啕大哭起来,弟弟则在一边气鼓鼓的。我的父母则在楼上,各自干各自的事,妹妹的哭声太刺耳,母亲在楼上推开窗户,叫老管家阻止妹妹的哭闹。

         知道晚霞落下,老管家才把我推回来,晚餐也要开始了。我静静的坐在桌边,看着菜一道道上齐,弟弟妹妹还在互相生气,我的父母也互相不看对方,各自沉默的摆弄着餐巾,不得不说,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弥漫的诡异围了吧。终于,我的父亲开口了:“今天过得怎么样?天气还不错吧。”餐桌上静了一秒,我停下用餐,看着父亲微微笑道:“还好,今天过得挺愉快的。”妹妹许是今天受得气没地儿撒,忍不住嘀咕道:“哼,都多久了,还不死心,能恢复早恢复了。”

开lo刷文~

姐姐我想弹棉花~~